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趋势分析:中国位列非现

日期:2015-09-05 00:13
摘要:  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的历史远远长于货币发展的历史。在货币产生之前,偶然的物物交换已经支配原始社会的经济生活。 ...

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趋势分析:中国位列非现

全 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的历史远远长于货币发展的历史。在货币产生之前,偶然的物物交换已经支配原始社会的经济生活。自从人类的支付工具从物物交换发展至货币 时代,中央银行统一发行的货币及商业银行结算体系支配着全球经济活动的顺利进行。自支票等非现金支付工具出现之后,全球现金和非现金支付结构逐步发生趋势 性的变化,移动支付等新型支付方式出现后,非现金支付市场进入创新驱动的发展阶段。非现金支付的发展也因此成为观察全球支付清算体系的关键指标。以非现金 支付市场为切入点,本文系统总结了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多维度的发展新趋势,包括支付监管趋势、支付创新趋势、跨境支付市场发展趋势以及支付理论发展概况。

  全球非0现金支付近年来发展概况

   2012年,全球非现金支付总量约为3343亿笔,环比增速7.7%,比2011年有所回落。其中,亚洲新兴经济体、非洲、中东和中欧地区是全球非现金 支付增速较快的地区,增速为20%左右,而中国和乌克兰的增速高达30%。虽然随着经济复苏及支付服务创新等因素推动,发达国家的非现金支付在不断增长, 但其增长速度相对于2011年较弱,相对于发展中国家也较弱,约为4.5%。两地区的非现金支付总量基数较高,分别为1279亿笔和876亿笔。相比于发 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如CEMEA(包括波兰、俄罗斯、沙特、南非、土耳其、乌克兰、匈牙利、捷克、罗马尼亚和其他中欧国家、中东市场)的非现金支付总量的 基数不高,约为288亿笔,但这些国家在不断改善本国的非现金支付基础设施和相关法律法规,大力促进非现金支付体系发展,总体为全球非现金支付市场贡献了 约55.4%的份额。按照非现金支付量排名,前三位的国家均为新型经济体,分别是中国、俄罗斯和韩国。

  全球非现金支付市场发展呈现两大特征:一是移动支付和电子支付的发展势头强劲,移动支付年增速约为60%左右,电子支付增速相对减弱,2012年约为16%。二是非银行支付规模不断增加。借助于高科技和电子支付渠道,各种不受监管的非银行金融中介提供的零售支付服务不断增加,冲击着监管体制内的银行零售支付,但其数据统计难度也在增加,至今尚没有完整的全球统计数据

   虽然有上述两大因素冲击,全球商业银行在2012年依然处理了377万亿美元的非现金交易业务并获得3010亿美元的交易收入,非现金交易业务额相当于 当年全球GDP(71.7万亿美元)的五倍左右。由此可见,支付和交易银行业务在商业银行业务体系中依然重要。银行卡支付在全球非现金支付体系中依然占据 主体。2012年,全球借记卡支付总量为1407亿笔,比2011年增加13.4%,信用卡支付总量为627亿笔,比2011年增加9.9%。总体而言, 银行卡支付总量约为全球非现金支付总量的60.9%,比2011年略有下降。银行卡支付总量中,北美和欧洲地区贡献了约60.7%,其中,美国银行卡支付 对全球的贡献率约为38.3%。

   CPMI的24个国家的各种非现金支付占比排名从高到低大致为:卡支付、直接借记、支票支付、电子货币支付。在全球层面,2013年全球移动支付交易达 180亿笔,其中银行途径的支付量为158亿笔,非银行途径的支付额为22亿笔。全球范围内,就非现金支付增长速度而言,发展中国家非现金支付额强劲增 长,甚至有预测其会在2021年超过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增速相对缓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一方面,支付对应流通领域,其中,个体消费者(个人或机构)是主 要的非现金支付来源。因此,发展中国家的商业消费强劲增长,带动了非现金支付额度的大幅增加。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非现金支付基数相对较低,加之各种非现 金支付创新工具鼓励性政策和优惠政策的推动,其增速自然相对较高。最后,欧美等发达国家更加侧重先行构建保护支付安全的法律制度。刚性的支付习惯改变需要 相应的制度推动。目前,欧洲已经推出了基于网络支付和移动支付等非现金支付安全的法律草案(见后文),并对现有的大额支付清算系统进行升级。因此,不排除 未来美国和欧洲地区由移动支付等创新支付工具推动的非现金支付增速提高。

  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趋势

  非现金支付领域固然重要,但观察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趋势的维度不只限于最末端的非现金支付领域。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当前在多个领域都有明显的变化,包括支付创新、国家间跨境支付体系、支付监管、以及支付理论等,近年来都出现较为鲜明的发展趋势

  支付创新趋势:移动支付成为行业创新重点

   由消费者需求和移动技术轮番驱动的移动支付,在全球呈现爆发性发展趋势,不仅带动了支付规模的大幅攀升,也逐渐改变了传统的支付载体,例如POS。由于 相关技术支持和客户群都较为成熟,移动支付增速较快,移动支付的商业化趋势非常明显,已经被各国的政府和商家鼓励和推动,成为新的竞争点,并对传统电子支 付形成部分替代效应。以美国为例,其移动支付和电子支付领域的收益约占支付领域总收益的35%,且可能在2018年与传统支付收益平分支付市场。

   纵观各国移动支付发展,移动支付服务的供应商并不仅仅是商业银行,大多来自第三方支付机构。以中国为例,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4年支付体系运行总 体情况》显示,2014年国内移动支付业务规模为9.64万亿元,同比增长134.30%。而2014年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约为7.76万亿元, 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而2014年国内智能手机用户首次超过5亿,这也意味着尚有5亿位潜在支付用户可供挖掘。在此背景下,支付宝、财付通和易宝支付 等第三方龙头支付机构都已构建了个性化的支付链条来争夺移动支付市场。无论其支付链条是密闭式还是开放式,都完全融合了消费者的线上和线下交易行为,也彻 底打破了曾经以店面柜台、ATM等非移动支付为主的局面。由此,移动银行领域的争夺战将是一场恶战:传统商业银行的数字化速度和新型非银行支付中介的银行 化速度竞争结果,将决定谁能成为未来移动银行的主力。但无论是当前的哪种机构,未来的移动支付领军机构将是高度利用手机、云计算和实时支付体系的综合性机 构,移动支付将只是其新型金融生态体系中的核心服务之一。

  跨境支付市场发展趋势:非银行支付机构异军突起

   全球跨境支付市场竞争激烈,非银行支付机构开始搅动支付市场激烈竞争。跨境支付市场大致包括四种类型:国际贸易市场、国际金融市场(外汇投资兑换和跨境 融资等)、全球B2C市场以及国际汇款。其中,商业银行除了在国际贸易市场占据主流支付地位之外,其他三个市场都开始发生结构性变化,被非银行支付机构渗 透。其根本原因在于,在一定的安全边界之内,全球跨境支付市场更青睐支付效率,商业银行的支付体系则是以最小化风险原则设计的,缺乏灵活性,支付效率低。 全球范围内,也开始提高移动支付等创新工具的支付效率。

   跨境市场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趋势就是,发展中国家转接清算市场的开放。转接清算组织是支付机构和央行大额支付清算系统之间的中介,其主要职能是从事银行卡 清算,同时也有权参与决定市场银行卡服务定价。例如,中国也将自2015年6月1日起开放转接清算市场,对转接清算组织实行准入制,打破原来由银联垄断的 人民币转接清算市场。

  监管趋势:区域性监管措施相继出台

   国际清算银行的支付结算体系委员会在2012年推出了《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Principles for Financial Market Infrastructures)》,在全球层面建立了现代支付行业作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基本标准,勾勒了基于现代支付体系的风险监管框架。自此,各国 开始对本国或地区的支付清算体系逐步推行重点监管措施(Key Regulatory and Industry Initiatives),落实并回应《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的各项要求。以促进支付清算体系高效、安全发展。发达国家注重修改完善支付交易相关法律制 度,制度的完善或助推发达国家非现金支付体系未来增长。欧盟已经重新修订了《支付服务指令》(Payment Services Directive, PSDII),旨在降低支付行业风险,促进竞争和标准化,主要措施包括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敞开大门等。美国则大力推行外资银行资本规则,降低其支付体系中隐 藏的风险。新兴经济体国家则大部分选择首先鼓励和支持移动支付等行业创新,风险监管等措施暂缓推行。从行业发展来看,发达国家的各项举措偏重降低风险,推 动行业稳健发展;发展中国家则更加关注支付行业创新,相继推出支持性政策,鼓励支持支付产业链高效发展。

  支付理论有待完善

   在国际新型支付模式爆发式发展之际,支付理论也开始受到挑战。一个最基本的理论问题是:全球移动支付等互联网金融交易行为是不是一种金融创新?回答此问 题之前,必须厘清哪些技术因素支持了移动支付等互联网金融交易行为?简而言之,大致包括三种技术:(1)无线通信(Contactless Technologies),这是移动支付的基本技术支持。(2)近场通信(Near Field Communications,NFC)与私人化的客户端。将NFC软件植入手机、电子钱包等移动支付载体,改变了以往所有以银行为主导的远程支付(电话 支付等)。(3)其他数字化创新技术。以谷歌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和各类非银行支付服务机构,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数据信息。以此为基础,附加新的数字化创新 技术,例如充当新的电子支付信息搜集机构(Payment Aggregators),从虚拟支付链条中不断挖掘新的盈利点。

  上述三类技术均来自通信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基本脱离了传统支付体系。由此,支付——这种传统的金融交易开始转向互联网和通信领域。互联网与金融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模糊不清,导致在互联网金融是否是一种创新等基础理论问题上出现分歧。有学者认为互联网金融不过是金融中介各种经营渠道的互联网化,本质没有改变,难以称得上创新;也有学者认为,以新型支付工具为根基的互联网金融是一种全新的发展模式,也将重创传统金融业。

   将资金从传统金融中介脱媒至新的媒介——电子账户、电子钱包等,后者如果按传统的模式经营资金,则其本质与商业银行等无本质差异。如果其改变了吸收存款 -发放贷款的经营模式,比如创造一种虚拟货币如比特币、P2P的Ripple(瑞波币)等,则可以称得上一种创新。而且,如果这种虚拟货币最终可以用于纳 税,则其必将改变原有的货币金融体系。类似问题,需要深入实践探究当前的互联网金融运营的微观结构,方能辨识真实情况。

  结论与启示

  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巨大变化。创新成为当前全球支付清算体系发展的“关键词”。创新驱动非现金支付市场出现结构性变化,也使整个支付清算体系在金融体系中变得更加重要,迫使监管当局完善相关法律制度,也使学者重新审视已有的支付理论。

   面对创新趋势,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有着不同的反应。就非现金支付市场而言,发展中国家的非现金支付因各类新型支付工具刺激而增速加快,超过发达国家; 发达国家源于经济复苏迟缓,非现金支付增速较慢,且其更加注重先行构建支付安全法律制度。因此,全球非现金支付的结构性变化或只是短暂的。

   就中国而言,自2005年电子商务开始爆发式增长以来,国内非现金支付市场发展迅速、创新工具不断涌现,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甚至在2013年就跃身成 为全球第一大移动支付公司(当年通过支付宝手机支付完成了超过27.8亿笔、9000亿元的支付交易)。在全球范围内,创新驱动的支付体系发展对危机后的 经济体系复苏都是一种积极信号,应该予以鼓励,使其保持持续创新的活力。因此,中国政府首先应该继续鼓励创新,鼓励市场充分竞争,实质性提高消费者的支付 服务水平;其次,积极汲取欧盟关于支付法令的完善措施,完善中国的支付清算监管体系,为支付市场竞争确定合理的边界。最后,支付清算体系是一国货币国际化 的支持性金融基础设施,因此,从人民币国际化的视角来看,国内支付清算体系应尽早制定国际化的准入标准、监管标准等,便利人民币境内外的支付和清算。